发布

小程序导航 - 最全的小程序应用商店 - 程序啦

关于小程序,我们是否估计过高了?

发布时间:2017-01-16 14:08:46 阅读量:178

1月9日凌晨,微信小程序正式上线,微信创始人张小龙随即在自己的朋友圈里一口气发了6张图片,是关于10年前——2007年1月9日,iPhone首次发布会的截图,舞台的电子背景幕墙上是乔布斯亲自参与制作的PPT,也是他的创新箴言。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一个革命性的产品出现。”在其中一张截图的下部,有这样一句中文翻译字幕。

显然,当正确的时机到来,张小龙并不想掩饰自己的理想,或者说是野心。

过去10年间,以iPhone为代表的智能手机和应用重塑了大众的生活方式。而10年后的今天,张小龙的设想是,大众使用手机的方式,还能变得更简单,所有功能都可以在一个应用内实现,不需要下载安装和注册,用完即走,不占空间—这种轻模式,就是微信小程序。

2016年9月21日微信官方宣布“小程序开始内测”的消息时,开发者这才发现,应用号居然已经被改了名。在张小龙解释小程序是什么的朋友圈下面,腾讯CEO马化腾留言称:“苹果不让叫应用号,也许反而是好事。”

到了去年年末,当张小龙再次现身微信公开课,他的一番话,几乎浇熄了等待微信小程序红利的开发者们的热情。“没有统一入口”“没有推送”“没有应用商店”“不能分享朋友圈”“有限制的搜索”——在这些苛刻的游戏规则之下,小程序到底还能发挥多大的价值?

一些开发者因此预判小程序日后能获得的微信红利不足,索性停掉了项目。然而当1月9日小程序揭开面纱,开发者又发现,上述原则其实并没有全部兑现,在首页点击“发现”按钮,在其界面就能找到小程序的入口,并且用户还可以把任意小程序暂时置顶在聊天栏上方。

轻芒杂志创始人王俊煜发现,在其小程序上线的半天时间内,其页面浏览量(PV)就已经超过了自己今年年初时上线的iOS应用,“我们的iOS App还在苹果App Store首页挂着呢。”王俊煜表示,小程序所享受的微信红利,远超他的预期。

这不禁令人怀疑张小龙在最后一刻妥协了。除了增加入口,改变的还有小程序的功能范围。本来不允许开发的社交小程序,不仅出现了,而且还进一步开放了它们对于直播功能的开发空间。

“我们是卖铲子的。”

火速移动创始人赵九州一直以来都是小程序最坚定的支持者,虽然“很多同行最开始都非常抵触它。”

赵九州所谓的同行,就是活跃在Web应用领域的创业者。Web应用是基于HTML 5等技术开发的基于浏览器页面可以直接运行的应用,与Web应用相对的,是那些需要从应用商店下载安装到手机本地,并在桌面拥有一个独立图标作为入口的应用,这一类App又称原生应用。

赵九州很早就觉得Web应用代表着未来手机应用的发展方向,2013年创立的“火速轻应用”就是一个Web应用分发平台。但赵九州很快意识到,他所勾画的,其实是一个庞大的“生态”梦,要做开发工具,又要做流量联盟,此外还需要做分发中心,最终赵九州也认同,“这个东西还是应该由巨头来做”。

这也正是赵九州力挺小程序的原因。“我们的渠道代理商那边很早就等着了,只要小程序一上线,我们马上开工,所以28日微信公开课那天,别的消息我都不在意,就在意它什么时候发布。”赵九州说,虽然自己浪费了好几年时间,但经验积累还在,“如果这是个金矿,那么微信就是来修路的,我是卖铲子的。”

眼下赵九州的公司已经转型做微信小程序的开发和管理平台。在其网站上,已经有了十几套小程序的开发模板,客户可以在10分钟内免费生成一个小程序,如果有更高级的定制功能需求,则需要协商定价。

像赵九州这样“卖铲子”的创业者还有很多。与开发生意配套的服务,已经相继出现。比如,“有可能学院”为开发者提供有关小程序开发的培训服务,另一个叫“阿拉丁”的产品,则充当起小程序第三方数据统计的角色。

做与不做的纠结

与此同时,小程序的主角——“挖矿”者的队伍也在逐渐壮大。严选类的到家服务平台—葡萄生活,是参与小程序“内测”的200家应用产品之一,但是在葡萄生活CEO杨维全看来,“内测也没有什么优势,现在做小程序的已经不止200家了。”

在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比较活跃的葡萄生活,提供的到家服务包括家电清洗、保洁、上门推拿、洗衣等。葡萄生活iOS版本的下载包大小超过40MB,杨维全觉得,让用户下载这么大一个东西,成本太高,作为原生应用也缺乏社交传播性。而作为一个创业公司,眼看着这几年一路飞涨的原生App获客成本对宝贵的现金流形成快速蚕食,创始人当然希望能有一个机会,把自己从这个压力包围圈里解救出来。

“没有互联网公司会嫌入口多的,”艺龙市场营销副总裁白志伟对《第一财经周刊》表示,“我们有为不同操作系统开发的应用,甚至还有微信钱包、QQ钱包的酒店预订入口,但我们依然会去开发小程序。”

对于面对多个入口的艺龙旅行网来说,中后台的系统是统一的,不断变化的是前面的那些入口,也就是说,变化的是与客户打交道的方式,而这种打交道方式的变迁和多样化思路,从在线旅行(OTA)这种商业模式出现时就开始了。

但并非每个开发者都对小程序的产品形态十分满意,尤其在面临它要抢占既有服务的宝贵入口——二维码时。

作为中国最大的自动售货机平台,友宝是最早在线下接入手机支付的企业。“我们在微信支付还没发布时,就已经与他们建立了联系。”友宝CTO李新阳告诉《第一财经周刊》,小程序内测阶段,友宝也是最早的200名开发者之一,但在对小程序研究之后,友宝团队决定暂停开发,原因是消费者买饮料的功能单一,交互也很简单—无非是选择商品,然后扫码支付,李新阳认为,用小程序来解决这个功能,反而显得多此一举。

李新阳指出,小程序更适用于一些相对复杂的服务场景,而且它比服务号的体验更好。虽然服务号本质上也是基于内置浏览器在做HTML 5应用的开发,但微信为小程序开放了更多的接口,所以拥有更强的开发空间,而访问手机的摄像头、重力传感器也会更加方便,界面的响应能力,几乎可以跟原生应用相媲美。

目前,友宝旗下的又一款自助卡拉OK产品—友唱在自己的线下设备上,只设立了一个二维码入口,这意味着,开发团队只能在服务号和小程序之间“二选一”。

对此,李新阳还有些有些顾虑,一是小程序目前还无法分享到朋友圈,二是现阶段小程序推送消息的规则和逻辑还不太友好。“例如用户通过友唱分享出去的歌曲如果被别人点赞,小程序的通知系统眼下还做不到让用户第一时间知道有人在跟他互动。”正是由于这些缺憾,虽然李新阳已经为友唱开发了一个小程序版本,但目前并未大范围推广。

“工具感”只是一种错觉?

在2016年12月28日的微信公开课上,张小龙再一次重申自己的“微信工具观”。他说道:“我认为微信是一个工具??我们所用的绝大部分的产品本质上来说都是工具??但是如果说我们要做一个平台,我会不知道我们要做什么。”

资深互联网观察者洪波通过自己的微信公众号回应了张小龙这种“工具论”。他觉得尽管张小龙喜欢“工具”这个词,但此工具非彼工具—比如吴欣鸿开发的美图秀秀,或者金犁创立的墨迹天气。

在接受《第一财经周刊》采访时,洪波进一步解释说,他觉得微信发展到如今,已经越来越像一个政府的角色,“它需要协调各方面的关系、利益,这已经不是一个工具的定位,而是一个协调者的定位。”

“需要微信做裁判的时候,如果它总是以做运动员的心态去做裁判,很可能会出现一些偏差。”洪波说。

相比张小龙这种甜蜜的烦恼,微信的老对手——支付宝,面对小程序迎面而来的威胁,显然不能坐视不理。多位知情人士向《第一财经周刊》透露,支付宝也已经在开发小程序,并且有了一些内测开发者。

其实在BAT三家中,最早意识到Web应用价值的,应该说是百度。早在2013年时,百度就曾推出过“轻应用”的说法,2014年时百度又推出了轻应用的升级版—“直达号”,当用户在百度移动上搜索应用时,可以直接跳转到相应的Web应用中去。但据相关人士透露,百度内部已经停止了“直达号”的开发。

李新阳这样评价有关小程序的竞争,“不是一个技术的问题,而是消费选择的问题。”本质上,这仍是一场对用户时间的抢夺。

#关于小程序的7个烧脑猜想#

01 随着小程序数量不断增多,用户如何更有效地发现、筛选小程序?由这个疑问继续推导,首先微信自己会怎么做?张小龙最初“小程序没有入口”“不做应用商店”的设想,会被很快推翻吗?微信外部的第三方集成入口已经纷纷登场,这种局面是否算是扼杀了张教主对于小程序的纯洁理想呢?

02 小程序的Android版允许用户在桌面添加小程序的独立图标,即小程序可以获得一个独立入口(这个功能也同样支持微信公众号),脱离微信App而继续运行可实现多任务自动切换。由此,是否可以判断只要微信愿意,它其实已经具备做一个WechatOS的架构基础,甚至还能给系统再配套一部Wechat Phone或者Wechat Pad呢?到那时,Google或许管不了,但苹果会继续坐视微信在自己的iOS内制造生态吗?如果苹果一怒之下封杀微信,那又将引发什么样的“惨案”?

03 微信小程序与原生应用相比,体验几乎无差别,且无需下载、不占空间,那么未来,小程序模式会不会降低人们对大容量iPhone等移动智能设备的需求呢?要知道,每年苹果公司都靠着大容量iPhone赚了不少钱。

04 如果微信小程序逐渐被接受,用户还愿意继续忍受在各类体验糟糕的应用商店下载以及不断被建议更新原生应用吗?是什么样的应用,会很不幸地被首先替换掉?又会有哪些原生应用能一直保留至最后,甚至与微信应用共存?会是淘宝和百度地图吗?

05 如果小程序真的助微信圈地为王,那么面对这个流量黑洞,若微信的生态体系继续坚决屏蔽其同级对手,对百度、阿里巴巴会有怎样的影响?百度、阿里巴巴的关联公司怎么办?中国互联网的竞争格局又会出现什么样的合纵与纷争?

06 目前的趋势已经证明,由支付切入社交难,由社交切入支付易,小程序上线第一天就出现了微众银行、浦发信用卡等传统金融机构的面孔,想必未来还会有更多的第三方金融产品在微信内利用小程序来攫取用户,并只能使用微信支付体系,那时如果微信也打消了人们对于安全的顾虑,蚂蚁金服将如何对抗有社交加持的微信金融呢?也做一批小程序,然后烧钱抢用户吗?

07 或许受到微信小程序的启发,Android、苹果、各大互联网公司都搞起了自家的小程序,程序的分发门槛无限降低,会不会出现小程序大爆发呢?与此同时,作为现阶段最好用的入口技术,二维码很有可能也被贴得满世界都是,到时候电线杆都不贴牛皮癣,改贴二维码了。

猜你喜欢